首页 > 视界 > 文章详情页

香港尖沙咀钟楼:百载钟鸣 时光共鸣

  新华社香港12月11日电题:香港尖沙咀钟楼:百载钟鸣时光共鸣  新华社记者黄茜恬  在香港维多利亚港景色中,尖沙咀钟楼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醒目地矗立于尖沙咀海滨逾一世纪,不分昼夜地见证着两岸日新

  新华社香港12月11日电 题:香港尖沙咀钟楼:百载钟鸣 时光共鸣

  新华社记者黄茜恬

  在香港维多利亚港景色中,尖沙咀钟楼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醒目地矗立于尖沙咀海滨逾一世纪,不分昼夜地见证着两岸日新月异的变化。

  作为昔日广九铁路九龙总站的重要组成部分,尖沙咀钟楼不仅记录了香港老一辈离别与前行的故事,更见证了香港铁路的早期发展。

  钟楼里的铜钟于1921年开始为市民报时,但自1950年起,技术难题使得报时铜钟不再运作。2021年正值铜钟运作一百周年。在悄然沉默71年后,清越悠扬的钟声于12月9日傍晚6时再次回荡在维港上空,唤起这座城市的百般回忆。

  百年钟声 响遍维港

  当、当、当……六声深沉清远的钟声在香港市民满怀期待的倒数声中如期而至。

  远处,天色渐暗,一抹殷红色的夕阳挂在天边。香江上来来往往船只里的乘客不约而同用手机记录这历史性一刻。

  近处,钟楼下的广场上、天星码头上、星光大道上早已人头攒动,市民们都迫不及待迎接这穿越百年的钟声。

  “只有我们老一辈的人才听过钟楼的钟声。”头发花白的林先生与太太牵手站在人群中,望着钟楼,听着钟声。他回忆起儿时的经历时说:“那时候我们没有表,都不知道准确的时间,但看到钟楼和听到报时就能知道要买几点的票,避免误点错过车。”

  身旁的林太太更是满心感慨:“今天再次听到久违的钟声就忍不住想起老朋友们,想起年轻时大家一起从这里搭乘火车去往远方的兴奋与快乐体验。”

  “这座钟楼承载了我们年轻时候返回内地家乡探亲的喜悦之情。”79岁的香港市民陈先生说,钟楼给他最深刻的印象是“回家乡的起点”。他说,小时候和父母从这里搭乘火车,沿着广九铁路,从尖沙咀回到广州。“来到钟楼,离家乡就近了。洪亮的钟声也好像是为每个归家人送上的祝福。”

  香港文化中心广场及海滨管理高级经理何少明说:“对尖沙咀一带的市民而言,钟楼的出现是一个划时代的改变。”因为香港天文台成立时,便以提供准确的报时服务作为使命之一,而钟楼的出现仿佛传承了这个使命,以更大众化的方式――嘹亮的钟声及清晰的时分钟面,向市民鸣钟报时。

  何少明说,昔日钟楼下的人力车夫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钟楼下人多车多,生意最多!望准钟楼时间,最紧要知道咩时候返屋企食饭。(最重要的就是知道什么时间该回家吃饭。)”

  广九记忆 穿越百年

  尖沙咀钟楼是广九铁路原九龙总站的重要组成部分。被誉为粤港“亲情线”的广九铁路曾连接了广州至香港九龙,而昔日的九龙总站曾是中国最南端的火车站,是内地与香港人流和物流互通的门户,也是两地血脉相连的标记。

  “广九铁路的建设对于香港的发展极为重要。”香港古物古迹办事处二级助理馆长(建筑保护)廖洁盈说,广九铁路通车后,除了打通香港和内地的商贸与客运网络,也便利市民往返城乡之间,为沿线地区的发展建立交通基础。

  “当时的沿线车站九龙、红|、油麻地、沙田、大埔墟、粉岭等,大多都在乡郊。如今沿线地区几乎都已发展成人烟稠密的市镇了。”廖洁盈说。

  “尖沙咀钟楼曾是欧亚火车联系的东方总站标记,见证了香港和内地铁路发展与联系的历史。”香港古物古迹办事处一级助理馆长(古建)吴国沤樯埽憔盘方愀塾肽诘氐奶废低诚嗔樱刈盘房梢恢北鄙洗锕酰牒峥缥鞑堑奶废嗔ㄍ分薮舐健

  随着香港城市的发展,旧九龙总站已不能应付需求,尖沙咀火车站便迁往红|站现址。

  据车站的一位站长回忆,1975年11月29日,最后一班从九龙总站开出的列车在14:55出发,车站广播系统播出《友谊万岁》,在乐声中结束历史任务。

  九龙总站大楼被拆卸后,原址兴建了香港太空馆和香港文化中心,而钟楼仍得以保存,并被列为法定古迹。

  钟声回归 同心并行

  走近细观,钟楼以红砖及花岗岩建造,具有英国爱德华时代古典复兴建筑风格。楼高44米,楼顶装有7米高的避雷针。“在当时而言,可谓摩天大厦。”廖洁盈笑着说。钟楼上部为八角形,有圆顶钟塔,白色的古典装饰如卷形扶壁、柱子及檐饰等,与红砖形成强烈对比。

  自1921年3月铜钟首次报时起,钟楼的钟声曾陪伴着香港人拼搏向上的步伐,默默见证着香港的繁荣发展。到了1950年,因技术原因,铜钟便停止为市民报时,沉稳悠扬的钟声悄然沉默。

  2021年正值钟楼铜钟运作一百周年,香港文化中心希望通过举办“百载钟鸣―用钟声留住回忆”庆祝活动,让久违的钟声再次响起。但因钟楼在九龙总站搬离后曾进行加固工程,部分楼层被混凝土所封,难以将铜钟挂回原来位置,香港文化中心遂展开一场远至英国的寻声之旅。

  何少明说,工作人员查阅档案数据后发现,钟楼的铜钟重一吨,钟声为降E调。“我们便尝试寻找与这个铜钟音调、音色、铸造及调音方法最吻合的声音来还原钟声。”

  英国约翰泰勒铸钟厂发现,他们于1919年铸造了香港铜钟后不久,以同样方式、相同工匠与物料,铸造了另一降E调同款铜钟。该铜钟现存放于英国拉夫堡一博物馆内。

  “因此,如今市民听到的钟声就是通过数码钟声系统,将存放于拉夫堡一博物馆的降E调铜钟钟声与香港天文台的网络时间联系,实现同步报时。”何少明说。

  当谈及如今铜钟报时的意义时,何少明说,时间的关键之处不仅在于准确,也在于同步――当所有地方的时间仪均在同步而行,社会各界才能够同心并行,发挥应有效能。

  “希望百年钟声的回归,除了唤醒大家的集体回忆,也为未来带来更多信心与期盼。”何少明说。

(责编:高歌、刘洁妍)

上一篇: 同承奥运精神共享民族荣耀(时代精神耀香江)
下一篇: 广东探索粤港澳大湾区税务合作创新
【慎重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港澳在线"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港澳在线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特别提醒】: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bd@gangaonet.com.cn
为你推荐

网站首页 | 港澳论坛 | 手机客户端 | 贸易商城

地址:澳门氹仔徐日升寅公马路行政楼2号楼 港澳在线©版权所有2016-2020

用户
反馈